爱上小米粥

杂食且无墙,冷cp专业户。
2017大宏远是读100本书?😂
喜欢纸质书!

【天然】从头开始

来了!

十壹贰:

设定天然一开始不认识




相叶雅纪胆小如鼠。
这话当然不是他说的,这话是二宫说的,而且没错。
相叶从松本口中听来了这话,找二宫理论,“小和你哪来的自信这么说我?”
二宫正在吃纳豆拌饭,嘴巴在筷子上嘬了十来次都没嘬干净,像泡泡糖似的粘了一层又一层。
相叶看得反胃,他想至少在十年内他能给全人类省下一批粮食。
二宫心里乐呵,吐出一嘴的纳豆说:“如果你不愿意承认,那就晚上来学校找我。”
相叶纳闷,“找你干嘛?”
二宫翻出半张纸巾擦了擦嘴,问:“听说过我们校园的七大不可思议吗?”
相叶闻言顿了顿,点头。
二宫笑得深不可测,“只是听说吧,要是亲自感受一下肯定终生难忘。”
相叶抬头看了看窗外的天,艳阳高照,但他心里忍不住生出恶寒,一股凉意从尾椎骨直冲脑门。
尤其二宫捧着脸等他回答,他才不想让对方小看,说:“定个具体时间。”
二宫说:“七点半。”
相叶说:“好,那就七点半。”
他把这句话说得底气十足,半个食堂的人都能听见,包括打饭阿姨勺子一抖,装盘时少了二两肉。
相叶的胆子真的不大,所以当他雄赳赳气昂昂地走出食堂后,整个人瞬间蔫成霜打过的茄子,下巴能拖地。
熬过下午的课,他赶紧装了书包跑,与一路上投来的同情目光擦肩而过。
躺床上战战兢兢地等到七点,相叶从家出发,说是补习班。
相叶家的二老一脸儿子长大了的欣慰感。
相叶赶到学校时不到七点二十,门口也不见二宫的影子。
他掏了掏校服口袋,从中掏出一串蒜头,连忙挂脖子上。
二宫迟到了十分钟才出现,但不止他一个。
相叶从地上窜起来,搂住二宫的肩,“小和我想死你了!”
二宫仰着头,在鼻子前扇了扇风,“你怎么那么臭!”
松本一手叉腰,站姿绰约,“没看见他脖子上挂蒜头了么。”
樱井两手一摊,作为学神给出科普,“蒜头防的是吸血鬼好伐,相叶你的常识让狗吃了吗?”
二宫一听这话很不乐意。雾草!他是那种饥不择食的人吗?
相叶松开二宫,眼泪汪汪地取下蒜头,问:“你们来干嘛?”
松本玩弄着手电筒的开光,光线在相叶脸上明明灭灭。
樱井笑得事不关己,“凑热闹。”
相叶拉过二宫的胳膊挡在眼睛前,他感觉松本正在为自家大舅的盲人用品店揽生意。
二宫让松本赶紧关了手电筒,省的他们墙还没翻,就让保安逮着正形。
他用胳膊肘向后顶了顶相叶的胸,“时间差不多了,我们进去吧。”
相叶夹紧了眉毛,不情愿地说:“哦。”
二宫向松本和樱井使了个眼色,那两人先攥着栏杆翻进去。
松本轻轻松松双脚落地,樱井却坐在两米左右高的大门上死活不动。
二宫骂了声也爬上门,按着樱井的屁股一推,正好跌在无辜的松本身上。
松本掀下樱井后朝二宫比了比中指,骨头痛的忍不住在地上打了几个滚,三秒治好他的洁癖症。
相叶看得目瞪口呆,然后二宫招他上去,他爬上去坐在二宫身边,问:“你干嘛把翔酱推松润身上?”
二宫淡淡说:“肉垫用来消声。”
相叶缩了缩脖子,想着以后还是好好和二宫套近乎吧。
他们跳下大门,拍干净校服上的土,只有二宫没动手,松本站得远远的看。
二宫伸手摸了把,又抹回衣服袖子,笑得贼,“明天早饭。”
三人一致展现出了然的神情,也在衣服上留了点。
二宫猫腰摸上大门,在头发上拔下一根细发卡,捅进锁眼里捣了捣,门开了。
相叶脸上大写了懵逼两字,恍恍惚惚地跟着进了教学楼,换了鞋,来到通往二楼的楼梯口。
二宫指着台阶说:“七大不可思议的起点就是这儿,我们在终点音乐教室等你。”
说完二宫要走,相叶眼泪汪汪地抓着他的胳膊,“小和,我……”我还是胆小如鼠吧。
二宫故意没让相叶把话说出来,拽下相叶的手,与松本和樱井勾肩搭背,眼睛闪闪亮,对相叶道:“等你哦!”
相叶在心底狠狠鄙视了二宫一番,又狠狠鄙视了自己一番,一边哭一边爬楼梯数台阶,数到十二级。
等他把学校差不多的台阶都爬完了,全部只有十二级,害怕之余他又不得不怀疑自己的数数能力。
爬完台阶他在理科室逛了圈,在家政室逛了一圈,在办公室逛了圈,在厕所逛了圈,在体育馆逛了圈……
可能是他运气不好,不可思议的主角集体放假,总之他一样没遇到。
最后一间是音乐室,学校五楼,爬上爬下累得人气喘吁吁。
相叶隔着门听见里头有音乐声传出来,不知弹奏的人是不是多根手指,好好一个音弹出七八个调。
他扶着门想终于能逮到二宫的洋相啦哈哈哈哈哈……
兴奋地拉开移门,他就保持着上蹿下跳的姿势僵在地上,扑通一声。
音乐室里开了窗,白花花的窗帘纠缠着弹琴的大野,把人糊了一脸,他揪一下窗帘弹一下琴,揪一下窗帘弹一下琴……
听到扑通声后,他停下弹琴,身上还缠着窗帘就跑到门口。
拍了拍相叶的脸,又掐了掐相叶的人中,“喂!醒醒啊喂!喂?”
相叶的一大技能不是说晕就晕,而是说装晕就装晕,并且装的特别像。
所以才不管大野对他的脸有什么虐待,说不醒就是不醒。
大野有点怕,给二宫打了通电话,那三人齐刷刷地嗑着瓜子出现。
二宫上脚踢了踢,“死不了。”
顺手塞了把蒜头进相叶的嘴,“带他出去吧。”
松本和樱井你看我我看你,樱井在他俩中间指了指,“你和我?”
松本说:“废话!那两小个子能干的了啥事!”
大野把窗帘往相叶身上一盖,“天冷,多穿点。”
相叶闻着蒜头味和窗帘的灰尘味装晕一路,不好打喷嚏,憋得慌,等他们出现在便利店才幽幽醒来,连打四个。
大野语重心长,一副和蔼的面容,“看吧,我说要多穿点。”
二宫瞥了眼大野,没拆穿相叶的伪装。
相叶在桌上吐出完整的蒜头,揉着鼻子把窗帘扔地上,可怜兮兮地挂着二宫的脖子,“小和小和,别把我晕了的事说出去。”
二宫一听有戏,伸手一晃,“请客。”
樱井举起刀叉,眼巴巴地望着相叶。
大野捏了捏自个儿的圆脸,捏了捏樱井的下巴,捏了捏二宫的肚皮,捏了捏松本的……上半身,“晚上吃粮不合适吧。”
二宫白眼一递,“你懂什么呀,这叫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大野似懂非懂,在购物篮里扫下一架子巧克力。
收银员扫码时甩了几次手腕。
相叶听着机器的嘟嘟声眼神死,掏出皮夹子那一刻唯有自作孽不可活着想法。
大野拆了包巧克力豆,撞了撞相叶,“多谢款待。”
相叶看着大野指尖的巧克力豆,觉着这都是他的东西,吃个无所谓,张嘴就咬。
哦,手指挺软,多咬会儿。
松本收起手机,“罪证无误。”
相叶立马离开大野的手指,大脑当机,巧克力豆从嘴里滚出来。
二宫啧啧摇头。
相叶不顾巧克力豆越滚越远,解释道:“不是那样的!别瞎想……不,什么都别想!”
大野嚼着巧克力豆,面无表情,“啊啊!相叶的舌头好滑!”
二宫眯起眼。
樱井站在大野身后,抓了把薯片进嘴,提醒说:“别讲荤段子。”
大野说:“嗯。”
相叶摆手,“不是不是不是……”
二宫还是眯眼,“呵呵!”
相叶像梗了一串蒜头那样说不出话,僵硬地转了脖子看大野,其实还算可爱的嘛。
咽下口水,豁出去道:“你们作证,我要追他。”
松本问:“追谁?”
相叶临时起意,给大野按了个昵称,“O酱。”
大野和樱井互相喂食的手一顿。
樱井表示等我吃完这口再说话。
大野一脸小白疑惑问:“O酱是说巧克力豆吗?”

未完待续。

评论

热度(16)

  1. 爱上小米粥十壹贰 转载了此文字
    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