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小米粥

杂食且无墙,冷cp专业户。
2017大宏远是读100本书?😂
喜欢纸质书!

贫尼法号妙安:

十九岁。漩涡博人与宇智波莎拉娜交往了。


当别扭的女儿红着脸告诉她的时候,樱一点都不惊讶。


“啊,”樱那年轻如少女的脸庞上露出笑意,“是那个臭小子啊,还是把我们的莎拉娜骗到手了呢。某种意义上讲,真是很勇敢*啊。”






二十一岁。漩涡博人与宇智波莎拉娜吵架到分手的地步。


六月的梅雨下个不停,天已经连日阴沉。


一向忙碌到无暇他顾的七代目火影却心血来潮叫博人去喝酒。酒还不过三巡,鸣人便话锋一转,“莎拉娜.......”


博人心下已经多少了然接下来的话题。


“你爱她吗?”


却是没想到父亲会这样问。博人不多考虑,“爱。“


“莎拉娜爱你吗?”


这次犹豫的时间稍长了一些。博人摸着酒杯边缘的手,似乎能感觉到这杯子上沾染着阴雨的潮气。


而最后,他还是回答了,“爱。”


“那就,”鸣人一杯酒下肚,笑起来时脸上的皱纹已经很明显,“没有任何问题了啊。”


微微沉默,“父亲你什么都不懂。”


“别这么说,”鸣人说。雨淅淅沥沥的声音从居酒屋外传了进来。




对父母说“你什么都不懂”只是孩子的特权。


孩子又知道父母的什么呢?知道他的童年吗,知道他的少年时期么,知道他半生传奇么?知道他曾爱过怎样的女孩,又经历什么心路么?




鸣人接着说,声音盖过了微弱的雨声,“对于你和莎拉娜这样的人*来说,只要你爱她、她爱你,就没有什么别的问题了。你们不要浪费了我们创造出来的木叶新时代。”


这是父亲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从自己口里说出“我们创造出新时代”这种话,即使大家都如此评价七代目这一辈人的丰功伟业,而七代目自己却一直对这些功绩绝口不提。*


博人对父亲那个时代的认识非常模糊,因为父亲不曾有空与他闲谈起过去,而母亲,未曾参与。


但博人听人说起过,那时候的忍者,常是做不了自己想做的事、爱不了自己想爱的人的。或许“身不由己”一词足以概括吧。






二十二岁。漩涡博人与宇智波莎拉娜结婚。


鸣人百忙之中抽出时间和雏田一起到樱家里提亲,都走到楼底下了,突然地、暗部毫无征兆的出现,鸣人对雏田说有情况要赶过去便立刻穿上火影外袍风一般的离开了。


于是只有雏田带着博人进了樱的家门,樱带着莎拉娜在门口迎接。两家人*坐在桌前,谈话很和睦,莎拉娜露出平日里少见的羞涩,博人一直大方的笑着。


婚礼从简,只有少数非常要好的亲友参加。


樱当初是这么希望的,但她没开口提过,毕竟新郎的母亲是日向家族的公主,婚礼一定是人员纷杂的。所以她简直不知道是这个温馨而私密的小规模婚礼是怎么做到的。


雏田身体抱恙,还是坚持出席了婚礼。


昨晚佐助终于赶回村子,没有错过女儿的婚礼。


进行婚礼仪式时,佐助和樱并肩看着被人群簇拥的博人和莎拉娜,樱的眼里微微泛泪。作为把女儿嫁出去的妈妈,她的脸庞看上去却比一向脸色严肃的莎拉娜还要年轻,眼中含泪的模样宛如少女。


婚礼的仪式已经完毕。


鸣人找过来,挠着头笑着道歉之前没亲自上门提亲。


樱眼里还有泪花,那气势凶不起来,只洋装要给他一个爆栗,说“现在知道来道歉了?”


“还有,我记得,我还没有同意小吊车尾和我闺女结婚吧。”佐助没有幽默感的玩笑被鸣人当了真,两人你来我往争执许久。樱笑着去了莎拉娜身边。


站在人群边缘的两位父亲,默默注视着人群中的一对新人。鸣人说,“你家莎拉娜真是漂亮啊。就是平常总像你,酷酷的。今天穿着婚纱,笑嘻嘻的样子像小樱,真是美极了。”


佐助也没因为鸣人损他的话发火,脸上没什么表情但看着女儿的眼神却有藏不住的骄傲,有些别扭说,“婚纱不错。”


鸣人看着莎拉娜洁白的婚纱,突然想起什么,笑着说,“我都没见过小樱穿婚纱的样子呢,佐助你个混蛋啊!”


佐助一时还没明白这话里究竟是哪一层意思,鸣人就接着说,“和小樱在村外就生了莎拉娜,回村也没办个像样的婚礼,也没让小樱穿上漂亮的婚纱。虽然你在村子里的身份敏感,但是私下里请我、卡卡西老师、小樱的父母去,让小樱穿一次婚纱,那该多好。”


佐助没立刻回答。在鸣人以为他不会接话的时候,他说,“是我的错。”轻声的话语融在了热闹的欢呼中。


鸣人心中一句“或许,是我的错。”则永远沉在寂静的叹息中。他换了表情,拍拍佐助的肩膀,"我去雏田那边了,她最近身体不好。"


结束的时候,大家纷纷告别,转而回去自己的家。


鸣人对佐助和樱说——


“以后,”


“我们就是一家人了。”


以这种方式。




二十六岁。漩涡博人进入暗部工作。莎拉娜和父亲出村修行。


木叶丸成为火影候补,帮助鸣人处理政务。


博人与莎拉娜结婚后自然从父母家搬出来。莎拉娜在村子里时,樱也不是日日见她,小樱现在有了大把的空闲时间,把医疗部领导的风生水起。


小樱和博人一起在村口送别了宇智波父子,博人与莎拉娜的不舍全落入她的眼中,而她自己心中却没有太大波澜。分别之事,作为忍者,一生要经历太多。死亡带来的分别,修行带来的分别,婚姻带来的分别。


容颜不老,却不代表心上无痕,她的心终究也是老了吧?所以对这些事情已经有些麻木。


她与佐助的分别。


她与鸣人的分别。






二十八岁。漩涡博人升为所在小队的队长,恰逢莎拉娜完成修行。


年近五十的七代目火影,有了木叶丸的帮助,工作轻了些许,有了空闲时间给儿子庆祝升职,加之莎拉娜和佐助的的回归,漩涡和宇智波、一大家人坐在了一起喝酒庆祝。


只有雏田缺席。这几年她每况日下,身体越来越不好,即使有日向家悉心的照顾和樱的医疗护理,也无法完全恢复。她的身体素质本不适合做忍者,年轻时的修行反而拖累了她的身子。


鸣人、樱和佐助、博人和莎拉娜在居酒屋畅饮闲聊,一家人氛围很温馨。没有到很晚,父母辈的三人便告别了久别的小夫妻——你们仨愿意在这喝酒到深夜,人家一对夫妻可不愿意。


微醺的三人爬上火影岩的最顶端俯视着守护了大半辈子的村子,鸣人的身形丝毫不见老态,但脸容已被时间改变。佐助的容貌也被岁月斑驳,只有樱还如同妙龄少女。


俯视了很久快要望不到边际的大木叶,鸣人又转头看了看佐助,最后目光落在樱身上。夜风吹动樱的头发,在星光和万家灯火下,映入眼中的,还是当年那个少女。



鸣人很缓的站起来。"雏田已经病了很久,现在可能还在家等我吧,我得回去。"


樱闻言瞬间悲上眼眉,“对不起,鸣人,如果我的医疗忍术可以更......”


鸣人带着安慰性的微笑打断她的话,“小樱不用说对不起啊,你有多尽力我是最清楚的。”再不敢看樱的面容,鸣人飞快的消失在冷冽的夜风中。






三十岁。漩涡博人升为暗部部长。


七代目火影卸任,木叶丸接任八代目火影。


樱受木叶高层所托、担任顾问,将医疗部的担子交给学生。


日向雏田病逝。由于白眼的特殊性,雏田的遗体被特殊处理后,下葬在日向家族特殊墓园里。


博人和鸣人在墓碑前站了一天一夜。


鸣人眸光暗淡,喃喃说,“怎么你就是等不到呢,雏田........”


“我还没来的及好好陪陪你。“


“我这就退休了啊......以后......”可再也没有以后了。




博人无话可说。年少时他可以把世上一切的错都归咎为父亲的错,但所谓“长大的人”已经失去这项特权,长大的人必须明白世上很多事没有谁对谁错,只有阴差阳错。


他觉得,爸爸应该是爱着妈妈的,但那种爱,直到他爱上莎拉娜以后才发现,那种爱,与他和莎拉娜之间的爱相比,差了点什么。




丧礼开始。


年过五十的鸣人在前来吊唁的人群中看到那一抹未曾被时光染指的樱色时,才惊觉自己老了这么多。


虽然这是日向家的场合,但樱作为亲家,还是能上去和鸣人父子二人说话的,然而她什么都没有说,把手搭在鸣人宽厚的肩膀上,看着他苍凉的背影,微不可闻的叹息着。


鸣人啊,你——


罢了。


你一定要好好的。






三十五岁,莎拉娜成为火影助手,帮助师父木叶丸处理村中事物。


当宇智波佐助的尸体被秘密带回木叶村的时候,没人能想到角色转换的如此之快。


樱看见那冰冷的尸体时,久久的愣住,直到莎拉娜抽泣声惊醒了她,她的眼泪才如同断线的珍珠一样倏倏落下。


鸣人干涸的眼眶里终是涌出了泪。如果是少年的他,一定已经大叫着“佐助你这个混蛋怎么能抛下我们先死啊”一边哭的鼻涕眼泪一塌糊涂。而现在,他只是垂着眼眸,轻轻把手搭在春野樱单薄的肩上,心里就像是死了一样寂静。


而樱捂着脸,哭的很安静,没有人能看到这张年轻脸庞此时的样子。


在千万家幸福的人们所看不到的阴暗的地方,多年来,佐助已经替他们挡过了一次又一次危险和杀意。而这,也是最后一次,由佐助、把威胁挡在人们看不到的地方。


从此以往,就由我来。博人在心中默默起誓。


佐助被葬在郊区新划出的一小块山头上,那里还长眠着不久前安详离开的卡卡西老师。莎拉娜、博人、小樱、鸣人之前在那种的花草已经把荒凉的小山头点缀的有些生机。


鸣人和樱再一次在黑夜里爬上火影岩,俯视木叶村的安详。


“鸣人?”


“嗯?”


“你想过我们会有死的一天吗?”樱转头看他。


“嗯........据说漩涡一族是长寿的一族,所以我应该也会很长寿吧。小樱的身体一直这么好,又有那么强的医疗忍术,也会活到很老的。“鸣人貌似无忧无虑的笑着,“所以还没怎么想过死的事情。不过呢,既然今天小樱问我了,我想.......”他保持着笑容,转头也看进小樱的眸子。


夜风吹开两人额前的碎发,让两人的双眼更加清晰,在对视中,他们一起说“我们最后也会为了村子而死吧。”


漩涡博人和宇智波莎拉娜忙于公事,少有时间去看望各自的父亲和母亲。


鸣人搬出了之前的豪宅。反正只有他一个人住,那么大的房子未免空落,便搬到了春野樱所在公寓的对门。


鸣人越老越活转去,越来越像个老顽童。可他毕竟是七代目火影啊,还是八代目的师父。村中上上下下谁也拿他没有办法,幸而还有春野樱能治他。


常常,村中的小孩看见一个满脸顽皮的老头像小孩子一样恶作剧、搞破坏的时候,都会有一个粉发的大姐姐出现,对着老头一通说教、然后拳头伺候。


这时孩子们就会非常疑惑的问自己的爸爸妈妈。


爸爸妈妈都会忍俊不禁的回答,“啊,这可是我们木叶日常的一个奇景呢。咋咋呼呼的金发老头和教训他的年轻女人。”


退休的七代目怕是担任火影的那些年憋坏了,这老了以后一股脑的把这几十年该撒的野,该捣的乱,该任的性都要补回来似的,天天不饶人。


樱顾问的工作虽不那么繁忙但也不清闲,却总是要留心鸣人那家伙是不是又闯祸了。




日子就在这样的打打闹闹中缓缓流逝。




莎拉娜偶尔闲下来,曾问过母亲。


“妈妈.......你和七代目.......”


樱表情随和的听着她问。


莎拉娜却不知如何问了,似乎她能想到一切问法都词不达意。你和七代目年轻时曾相爱过吗?你现在和七代目是相爱的关系吗?你和七代目不如在一起吧?


.......不对,这些都不能准确的表达她的疑问和想法。


“嘛.......”樱缓缓开口,看着窗外飘落的樱花雨,美不胜收,“我和鸣人啊,那真不是三言两语能说清的。”她脸上一派轻松,“倒不是说你年龄大了就会自然懂,哦啦,莎拉娜早就是个大人了,抱歉抱歉~“樱讪笑一下,接着说,“我、鸣人、你爸爸三个人,每两个人之间的感情都是言明则意曲的。”


如想言语说明,则其中的意思尽被歪曲。


“旁人无法参与........吗?”莎拉娜也看向窗外,蓝天白云,天高云阔。




这之中仿佛有一圈无人地带,隔开旁人,连子女也无法参与。




有鸟叫,有鸟扑腾着翅膀,高飞而去。






三十八岁。宇智波莎拉娜接任九代目火影。


博人笑着对莎拉娜说,“约定,实现了呢!等你当上火影,我来保护你。”


莎拉娜脸红了起来,可她硬是板着脸,碎碎念道,“谁要你保护啊。”


岁月在博人和莎拉娜的脸上已经留下细微的痕迹。


而人群中远远看着他们微笑的樱,还是年轻的模样。站在她身边的鸣人,灿烂的笑着,脸上的每一道皱纹都展露喜意。




博人和莎拉娜渐渐才明白所谓火影,真正要担负的东西是多么沉重,正是因为这样,每一位火影还能是他们所看的那样闪耀着火之意志带领人们奔赴光辉明日的姿态,是多么值得尊敬。


稍有闲暇,博人问莎拉娜,“你就不担心母亲会寂寞吗?有空怎么不去看望她。”


莎拉娜释然的微笑着低头继续工作,“那你呢,没任务的时候怎么不去看看父亲?”


博人也笑了,母亲雏田已去世八年,他反而从妻子的母亲那里听来很多父亲少年时的趣事,还听来很多七班的故事。当然,他的心情是复杂的,但已经快四十岁的他已经看开许多。每天看着父亲和岳母这两位老人每天斗一斗嘴,打打小架,觉得这样也未尝不可,毕竟父亲本就不是个会因妻子的死而一蹶不振的人,他希望看到的也不是一个沉浸在悲伤自责中的父亲。


随意的坐在办公桌的一角,看向火影岩的方向。


啊啊,那两位老人,过的很好呢。估计、活得比年轻时还尽兴吧。




“na!ru!to!!!”一拳揍飞,“你给我适可而止!每天都变着法给自己的火影岩化彩妆也就算了!今天把莎拉娜新刻好的岩像画成这样是找死吗!”


“撒库拉酱!别生气,这么大年纪了总是发火不好~”


“除了你,每天还有谁能让我发火。”樱“井”字上头。


“我请你吃拉面赔罪!”


“谁要吃拉面啊!今天晚上你来我家,在我面前把蔬菜全部吃完,算是赔罪了!”樱挥挥拳头,“还有!把我家莎拉娜的岩像清理干净!”


“诶!撒库拉酱不陪我一起清理吗,这可是你的女儿啊。”


“知道是我的女儿还敢乱画!!”樱说着又要一拳上去,“我还有公事,你给快点清理好了。“


莎拉娜勾起嘴角,斜眼看着博人,“啊拉,某人和父亲真像呢。听妈妈说七代目小时候喜欢在火影岩上乱涂乱画求关注。而某人小时候也总是乱涂火影岩想和爸爸一起清理呢。“


博人竟无法反驳。




平平淡淡才是真?


打打闹闹也是真嘛。






四十岁。博人与莎拉娜迎击袭击木叶的强敌。


苦战一夜无果。


莎拉娜的瞳术已经快到极限。




在后方、全力救治病人的樱抬头看一眼天色,静静的对旁边的学生们说,“这里就交给你们了。”


学生们立刻就懂了,并不多问,答应下来就各自忙开了。


在中线、把查克拉分给大家的鸣人默默数着退下来的伤员数量,心下略一估摸,对身边的木叶丸说,“这里就交给你了。”


木叶丸拉住鸣人,一言不发,只是把那件印着七代目火影的长袍递上去。




樱和鸣人在村口相遇,仿佛如约而至。




莎拉娜半蹲在地上,用医疗忍术处理身上最严重的伤口。在她半步靠前的位置,是两个博人,一个本体,一个影分身。


“别逞强了,博人。只有两个影分身什么的.....太难看了啊。”莎拉娜玩笑道。


博人笑笑,“你才是别逞强了。站起来都很困难了吧。”


“我们.......”莎拉娜的表情严肃了起来,悲凉的风送出她的话语,“或许真的到此为止了。”






——“还远远没有呢。”


倏地出现在面前的两个人影,衣角翩飞,那是世界上最高大的背影。


阴封印全开的樱,九尾模式的鸣人,挡在了博人和莎拉娜身前。


博人和莎拉娜看着这两个逆光的背影,被勾勒出迎向朝霞的姿态,毫无条件的为之折服,一瞬间竟觉得自己终究还只能仰望。


“我和佐助君的女儿可不能说出这种话啊。莎拉娜。”樱微微偏头,眼睛却没有离开敌人,在莎拉娜的角度看,母亲那年轻的身影是那么意气风发。


“还有我的儿子,还能有影分身就准备放弃吗?一个影分身都造不出来的时候也不能放弃啊。”鸣人转头,勾嘴笑着。外袍上的七代目火影鲜艳如昨日,而那底端的火纹猩红如血,仿佛在熊熊燃烧。那个意气风发的少年,从未离开。


“你们两个,”鸣人和樱把头转向敌人的方向,完全把背影留给博人和莎拉娜,再看不见表情,只有温柔的声音传来,“从此,村子就交给你们了。”


不等博、莎二人作答,鸣人大声说,“要上了!小樱!”


“哦!”扬起的拳头上释放着毕生积攒的查克拉。




——至此,我辈燃尽火之意志,愿以其烈焰燎汝之原。






四十岁。博人与莎拉娜迎击袭击木叶的强敌。


苦战一夜无果。


黎明时分,七代目火影漩涡鸣人与顾问春野樱出现,二人与敌同归于尽。木叶免遭涂炭。


因为在此役中牺牲的忍者们数量不小,为了纪念他们,木叶新开辟一个烈士墓园,被九代目火影莎拉娜规划在郊区的另一个个山坡上,与卡卡西、宇智波佐助的坟墓远远隔开。


村子里的高层、日向家、普通居民都在问,漩涡鸣人和春野樱会葬在哪里。可是迟迟不见消息。


莎拉娜和博人低垂着眼睫,沉默对坐良久,桌上的两杯茶早就冷透。


最后是莎拉娜先开了口“让七代目葬在烈士墓园好呢,还是葬在婆婆身旁好呢……还是......."莎拉娜闭闭眼睛,"如果让你决定,你会如何呢?”


博人喝一口冰凉的茶,清楚的感觉到那寒意顺着肠胃扩散。“虽然我很想让那家伙去陪我母亲,但是,”他脸上的表情稍微轻松一点,“火影啊,烈士墓园才是最好的归宿吧。”凉茶的寒意已经化为清香,蔓延到四肢百骸。"还有........“




新叶绿了,天气晴朗,清风送来一股淡淡的泥土清新。




郊区新开辟的烈士墓园已建好很久,仍然常有许多有人来凭吊,在墓园的一角,四座墓碑朝着日出的方向并排而立。上面分别刻着四个名字:漩涡鸣人、春野樱、宇智波佐助、旗木卡卡西。


四座石碑上没有人像,在四座墓碑前方正中间有一个平铺在地上的小碑,上面刻着几行小字,用来告诉后人,在这四座墓碑里长眠的的四人代表了一个时代。


而小字的下面是一张被印上去的照片。


“这几个小孩子和这个银发叔叔是谁?”稚嫩的童声懵懂的问。


“就是这四座墓碑里的四个人哦。”黑发黑眸的女人回答。


“啊......那为什么要把小孩子时期的照片当做遗像印在碑上呢?”


“因为这三个人,一生都不改赤子之心。”金发蓝眸的男人回答。


“那又为什么这四个人的遗像要用合照呢?”


“那是因为啊........”温柔的微笑,“不,你还太小了,等你再大一点,爸爸妈妈再给你讲他们的故事。”


不远处的树荫下,见月和木叶丸静静的等在那里。



尾声。


巨响之后,烟雾慢慢散开,恰逢暖黄色的朝阳洒向人间。


鸣人和樱靠在断壁上,脸色十分柔和。


鸣人轻轻动动指尖,小拇指碰上樱的小拇指。那是——两只同样布满皱纹的手。


“小樱......变老了呢”鸣人艰难的稍稍转动一下头,看着那张和他同样苍老的脸庞。


“在最后......想跟我说的话....就是这个吗,真是失礼啊。”小樱责备的话语气势不再,拳头也一动不能动了。


二人的眼睛里可以映射出博人和莎拉娜从远处狂奔过来的景象,但他们的瞳仁早已失了焦,双耳也除了对方的话语外,再听不见任何声响,听不见风声、虫鸣声,听不见人们纷繁的话语,听不见博人和莎拉娜震动肺腑的哭喊。


全世界仿佛只剩他们二人一般安静。


“我看到了呢........连佐助都看不到的,变老的小樱......”鸣人微微眯着眼,无比真挚的说。“还是好美。”


樱浅浅一笑。也用小拇指碰碰鸣人的小拇指——那是她此生最后一个动作。


“啊......我们一起变老了呢。鸣人。”







全文完。    2016/4/1

评论

热度(604)